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注册 >

毛振华控诉的背后故事:是一轮资源整合大戏插

  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重视毛振华反映问题 开展深入调查

  游客控诉雪乡:泡面60元一盒 老板称“我就是王法”

  姜广策回应毛振华吐槽视频:朋友发给我 应该是真实的

  毛振华确认控诉视频真实:我一个企业家搞得像上访户

  潘石屹连发三条微博声援毛振华:喊冤!是为社会进步

  毛振华称被亚布力管委会欺负 后者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毛振华控诉的背后故事 

  来源: 执惠微信公众号

  峨眉峰 

毛振华控诉的背后故事:是一轮资源整合大戏插

  毛振华控诉黑龙江亚布力管委会的视频终于在2018年第二天迅速发酵,毛振华在视频中控诉其被亚布力管委会愚弄,欺负的经历,还称被侵占了二十余万平米的土地。

  今天上午,峨眉峰反复拨打毛振华手机并未接通。下午有媒体的消息称,黑龙江方面已知晓情况,并已成立调查组赶赴亚布力做具体调查。

  其实,毛振华的控诉亦是一轮资源整合大戏的插曲。

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

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毛振华

  今年6月29日,黑龙江森工总局呈报黑龙江省政府的一份报告中如此描述亚布力的现状,“改革试点推进中矛盾突出,核心区内历史形成的多元化投资,多体制并存,涉及私人、公司、集团、政府部门12家经营单位,国有资产闲置浪费,区中建区、园中有园,各种经营主体仍然存在,没有彻底解决,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导致竞争力不强,发展后劲不足。”由此,整合亚布力冰雪资源,成为此轮亚布力改革的着力点。

  不过同样的问题是,统一经营、管理好不好?合并一体行不行?

  中国最成功的度假区非乌镇与古北水镇莫属。不过两者均是统一经营,统一管理。

  这两处景区尽管分属大江南北,但是景区内无论餐饮、住宿、内容植入的规划前瞻性、运营水平、盈利能力均是国内顶级。反观现今之亚布力则处处相反,尽管有总规,却难以将详规落到实处;尽管住宿形态多样,却总差强人意。甚至多样化的良性竞争少有,恶性价格竞争却屡见不鲜。

  一个在管理和经营层面仍是粗糙阶段的滑雪度假区,怎可能有竞争力?

  目前来看,亚布力共有十几家不同经营主体,这其中有民营有国有,就算国有企业也可能归属不同部门。民营中如毛振华旗下的阳光度假村,则在亚布力经营近二十年。仅亚布力一地,各种利益经年累月盘根错节。

  毫不夸张的说,亚布力当今之现状就是黑龙江经济体制之现状。所谓改革者,发现问题是关键,解决问题才是根本。

  亚布力的雪场

  亚布力的雪场

  如何让毛振华这样的企业家不受委屈?这将极其考验具体操盘手的功力,其难度之大远非批地卖地这么简单。

  还是以乌镇为例,早年乌镇改造拆迁时,操盘手陈向宏的办公室曾屡次被泼粪,因为拆迁就要触动既有利益。需要说明的是,中国所有的古镇都差不多丧失了早年的整体风貌,只有乌镇例外。当有人问他乌镇怎么看上去这么完整?陈向宏的回答是:“拆出来的。”

  为何陈向宏能将杂乱无章的乌镇变为统一经营、管理?乌镇的经验可以成为一门学问,但是总结起来也无外以下三点:

  一、改革要趁早。越早改革,利益就不会固化。

  二、改革要循序渐进,平衡利益,借助外力。

  三、改革要有灵魂人物,灵魂人物既能放下身段,又能雷厉风行。

  三点分开来看:

  亚布力开始经营已有二十多年,二十多年的经营早已令这个滑雪胜地成为肥肉,各方利益如何轻易放弃?统一经营从何谈起?实施过程中如果不能一碗水端平,民企国企一视同仁,又如何让人信服?而陈向宏改造的乌镇则是从杂乱无章的危旧老房入手,较为容易。

  毛振华与更早之前的田源在亚布力经营多年,一个大致数据是,毛振华旗下的阳光度假村每年接待人数几乎占到了亚布力度假区的三分之一。毛振华在控诉视频中称其20多万平方米的土地被侵占,旅行社进入被拦。若属实,这种手段确实为火上浇油。

  今年刚成立的亚布力管委会尽管是亚布力的主管单位,但其领导结构更给人以五龙治水之感。亚布力管委会正职主任为黑龙江森工总局局长王敬先,四名副主任分别为黑龙江省体育局、省旅游委、省电视台、属地尚志市的副职领导。亚布力早年为林区,正职位林区最高领导,滑雪旅游目的地涉及体育、旅游、宣传营销、属地政府,相关部门副职兼职副主任似乎在理,但这种五龙治水的局面能否职权事权统一?很遗憾,峨眉峰没有发现陈向宏式的担责实权人物。

  以上三点,亚布力目前都不完全具备。若强推改革,其初心能不被质疑?其行动能不被指责?问号的背后就是毛振华式的控诉只会越来越多。

  不过你可能不知道的是,目前的黑龙江省府重视旅游程度之强前所未有。当有些省市还笼统的提及旅游人次时,该省高层已将外地手机漫入人数作为旅游统计的一个考核标准。

  尽管如此,分析亚布力的现状结合黑龙江的实际,仍然不难发现这样一个反过来的怪圈。基层有执行提想法,高层不理解的正常现象在黑龙江变成了省府高层发现问题提思路,基层则独木难支执行不力。基层管理人才、经营高手的匮乏断代,才是黑龙江乃至东三省高层需要反思的问题。

  坊间所谓投资不过山海关,亦是因果。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