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线 >

用生命守护生命

用生命守护生命

泥石流灾害救援现场,消防官兵争分夺秒、抢救生命。

记者 张英摄

用生命守护生命

消防灭火机器人参与灭火。

记者 张英摄

用生命守护生命

面对熊熊烈火,消防员永远冲在最前面,冒着生命危险捍卫一方平安。

省消防总队供图

消防队,一支默默无闻、捍卫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队伍,一支勇于奉献、有着太多酸甜苦辣的队伍,一支在危险面前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队伍,一支在铮铮铁骨的刚强外表下蕴藏着对人民和亲人无限关怀与脉脉温情的队伍。

11月7日,阳光暖暖地洒下来,驱走空气中的寒意。立冬,不冷。记者来到西安市高新区一个安静的院子里,来到西安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大队一中队官兵中,体验他们的工作,倾听他们的心声。

冯志清 危险随时发生,时刻做好准备

冯志清今年36岁,当兵17年,现在的职务是特勤一中队队长助理。“我们每天都要进行体能训练、技能训练、车辆操作训练等。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只有平时训练好了,遇到重大任务才能顺利完成。”冯志清说,特勤队除了承担辖区内的消防任务以外,全省发生重大情况时他们也需要前往支援。

消防官兵们有着和别的行业完全不同的作息时间:每年休一次假,一次休一个月,平时没有节假日和周末,24小时值班。别人休闲度假,或者和家人团聚的时候,消防官兵必须坚守岗位。

冯志清说,每年天气最为炎热和寒冷时,是他们最繁忙的时候,消防官兵前一个警情还没处理完,另外一个警情就来了,有时每人一天要出警七八次。“前些年过年的时候,人们习惯于放鞭炮,火警特别多,我们就穿着防火服、抱着头盔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随时准备出发。对此,大家觉得这是自己的职责,没有一个人抱怨。”

累,对于消防官兵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在危急关头,他们往往要面对生与死的考验。2007年2月,西安市东大街的一个家属院发生锅炉爆炸,冯志清参与了抢险救援。令他刻骨铭心的是,在那场火灾事故中,有一名战友牺牲了,还有好几名战友腿部粉碎性骨折。“每一场火灾都不相同,我们都无法想象下一场是什么样子。危险随时发生,只能时刻做好准备。”冯志清说,“经历过这些事情,有时候想想会后怕,但是遇到下一场火灾,大家还是会义无反顾!”

2008年的一天,冯志清参与扑救一起因甲苯泄漏引发的火灾。他站在离罐体十多米的地方,和战友一起抱着泡沫管枪灭火,当时巨大的罐体已经被烧得通红,甲苯还在一直泄漏。“如果当时罐体爆炸,我们可能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冯志清说,“我们这个工作,可能干不了一辈子,但是只要在这干一天,就要兢兢业业把工作干好。成为一名军人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现在这个梦想实现了,我很珍惜。”

张鹏 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过年

对普通人来说,回家过年是可以轻而易举实现的,但对于消防队员来说,可能就是遥不可及的奢望。

张鹏来自甘肃临夏,谈起自己的愿望,这个26岁小伙子憨厚地笑笑说:“每年过年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来部队7年没回过家过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回家陪父母过个团圆年。当然,这几乎就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给张鹏留下深刻印象的是2011年的大年三十,西安市东郊的一个体育用品批发市场突发火灾,消防队员们9时多出警,第二天早上才回来。“那次我们灭了一天一夜的火。火势非常大,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窗玻璃全都碎了,火从窗户里往外喷。用了几百吨的水,终于把大火扑灭。我走进房间,房间地上的灰混着水成了泥浆,没过了我的大腿。那会儿是冬天又下着雪,从房子里出来没一会儿,身上的湿衣服就全都冻硬了。”张鹏说,“这件事我一直都没有给家里人说过,一方面觉得这就是工作,另一方面也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

群众利益无小事。对于消防队员来说,不仅要应对火灾等大事,还要为群众提供更多“小事”上的帮助。张鹏和战友们经常要干些为群众抓猫、捅马蜂窝之类的事。还有一次,一个小孩把花盆戴到头上,取不下来,来消防队让他们帮着取,类似于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来部队,张鹏没有把自己的选择归于“热情”“梦想”或是“信仰”,而是“一种人生选择”。“在部队锻炼,最宝贵的是经历,人在年轻时,应该接受一次‘男子汉’的磨炼。”张鹏说。

邓强 从胆小鬼蜕变为火场先锋

邓强今年25岁,虽然是家中的独子,却没有独生子女的娇气,身上散发着沉稳与干练的气息。

2015年的一次救援,让他至今记忆犹新。一天,他们接到求救电话,有个孩子掉到井里了。接警时,他们以为是一个很平常的井下救援任务,到了现场才发现小孩被卡在井下40米处,并且井口非常狭窄。为了保证救援安全,不伤孩子,他们在深井旁边又打了一个直径一米的侧井,作为救援通道。“我们把井打好以后,还要横向再挖一个孔,这个通道非常难挖,因为井壁是水泥做的,井内又非常狭窄,我和战友轮番下去,把井壁凿通,还不能伤到小孩。这是整个救援最难的地方。”邓强说。

当时孩子的生命体征已经很弱了,而井内又非常狭窄,消防队员胳膊都伸不直,于是他们用小凿子一点一点地凿,每两个小时换一次人。井下非常闷热,当近20个小时不间断的救援完成后,消防队员们已经快要虚脱了。“把孩子救出来后,才觉得松了一口气。周围的群众使劲给我们鼓掌,那会儿真的就忘了什么是累了。当了这么多年兵,哪怕以后离开部队,这都是我今生难忘的记忆。”

最初来部队的时候,邓强想着待两年就回家。但是当两年时间到了后,他发现自己有好多东西还需要去学习,不学透了学精了很遗憾,于是他又留了下来。“我发现自己已经慢慢地爱上了这个职业,我已经和这个职业分不开了。”邓强说,“是这个职业让我从一个看到尸体都不敢靠近的胆小鬼,蜕变为出入火场的先锋,这就是消防队给予我的改变。”

“都说消防员是高危职业,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职业,有许多不可控的因素。但人在现场时,不会想这么多,头脑很简单,只会想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把火尽快扑灭,于是就忘了什么是危险。”邓强笑呵呵地说道。(陕西日报记者 马黎)